图片说明

小荷才露尖尖角,荣获一等奖的散文《守望》

铜川直通车 阅读(0) 评论()

   小荷才露尖尖角,荣获一等奖的散文《守望》

   守 望

   作者:吕璐(初一学生)

   (该散文在“新人杯”第21届全国中小学校园文学大赛中荣获一等奖)

  一面是华灯璀璨,车水马龙的繁华井市,一面是芳草萋萋,布满荆棘的羊肠小道;一面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一面是稀稀疏疏的荜门蓬户;一面滚滚红尘,一面万人空巷;一面人声鼎沸,一面寂静无声。

   像一道屏障,隔住了这偌大城市的喧闹和寂静乡下的荒凉;隔住了他们之间爱的彼岸。

   大年三十前夕,他坐在饭馆山珍海味前,一次次为上司陪着笑脸斟酒,屋里不时传来大声的哄笑声。酒过三巡,挺着啤酒肚的上司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充满嘲讽,对旁边的人说:“这小子可是我最得力的下属,最懂我的心意,饿了送饭渴了倒茶,比我儿子都有孝心。”

   哄堂大笑,他却只能在桌下握了握拳头,依然陪着笑脸:“应该的,应该的。”

   上司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拿下放在他肩上的手,用桌前雪白的毛巾擦了擦,不再与他说话。

   不久,裤兜里的手机震动几下,他掏出来低头看了看,是母亲。

   他犹豫了片刻挂掉电话,轻声在上司耳边说:“老板,我去个洗手间。”

   上司厌恶地撇了他一眼:“去吧去吧,事儿真多。”

   他弯腰陪着笑:“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他小跑着出了华丽的包间,消失在门外时隐约听见上司不屑的声音“农村人就是农村人,没有规矩。”

   他的喉结艰难地滚动了几下,在手机上拨出了母亲的号码。

   乡下平房里里,系着围裙的年迈老人听见座机的“滴滴”声,眉眼含笑地跑去,布满皱纹的手颤颤巍巍地拿起话筒:“儿子!”

   话筒里传来疲劳的声音:“妈,有啥事儿呢?”

   短短的几个字足以让她心花怒放:“儿子哟,要过年了,去年的时候你说过,今年你会回来,你啥时候能到家啊?”

   “嗯,还不确定,不过你放心,儿子今年升了官,有钱回家!”他尽可能轻松地说,却不由攥紧了手中那一张火车硬座票,摸了摸瘦得可怜的钱包。

   “好!好!好!妈等你回来!”她激动得快哭了。

   “妈,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他说。

   “好!好!你忙!不用操心妈和爸,俺俩好得很!”她喜极而泣。

   她放下话筒,紧紧握着老头子的手,说,“老头子,儿子要回来了!他都三年没回家了……”说着说着,又不由捂住了嘴。

   饭局终于散了,他笑着送各位领导,却听见上司满口酒气地说:“明天继续,明天继续啊!”

   他的手顿了顿:“老板,明天大年三十还要出来吃饭吗?”

   上司转头看向他:“怎么?你不愿意?我叫你出来是赏你脸,给你长长见识,你还有意见?不愿意来就给我滚!”

   他的喉咙苦涩地滚了滚:“没,愿意,我愿意。”

   上司哼了一声,甩开他便往前走,还一边说:“敢给我掉链子以后就别在我眼皮子底下出现。”

   他无力地看着上司离去的背影,蹲在地上,掏出手机打给母亲,艰难地开口:“妈……”

   “咋啦,儿子,你想吃啥给妈说,妈给你准备,你小时候过年最爱吃红烧肉了……”母亲在那边兴奋地说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他回不去了。

   他只能打断她:“妈,我突然接到上司的通知,有个大客户要来,是一笔大生意,我要接待他们,回不了家了。”

   她的手突然抖了一下,话筒掉了,她无力地捡起来:“没事,没事,孩子大了,你忙吧,妈这边很好。”

   他的眼睛酸涩了:“妈,你和爸吃了没?”

   “吃了,吃的可好了,吃的红烧肉,鱼,你爸还熬了鱼汤!”她说。

   “嗯,那便好。”所幸的是爸妈一切都好,他也就放心了。

   “好了,你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先挂了。”她放下话筒,慢慢解下围裙,继续小心翼翼地啃着干馍,递给老头子一杯白开水。

   ……往后的三年里,年年都是这样,他年年都没法回家。

   后来的后来啊,上司贪污被抓了,他平步青云,终于从最开始为上司斟茶递水,溜须拍马的小白领成为集团的老总。

   他一身西装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攥着日历,哭得像个孩子。今年他终于能回家了,终于可以和爸妈在一起过年了!这些年他很少和爸妈通过电话,甚至今年根本没有过,只是经常能看见爸妈发来的短信告诉他,他们很好。他也高兴,他们有了手机。

   开着属于自己的车,行驶在乡下小路上,他心中有几分朦胧喜悦,几分朦胧的惧怕。多少年了,这里的环境变得陌生,但他仍然记得回家的路。怎么能不记得,每天晚上都梦见自己回家了,就在这一条小路上……到了自家门口,他的手心中渗出薄汗。古人云“近乡情怯”,他原本不然,却在这时深切感受到这种心情。他轻轻敲开那扇门,那扇小时候敲了无数次的门。门打开了,他眼中的泪正欲一涌而出,却被生生逼了回去--开门的不是他的父母。他,不认识!

   “你是谁?为什么过年来敲俺家的门?”那个人问。

   他颤抖地说:“你家?这家原先的人呢?他们去哪了!”他怕了,他怕听到他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哦,你说他们啊!真的很不幸,他们去年年底的时候便去世了,怎么了?你是他们的亲戚吗?”

   那个人还是说出了这个结果。他身体晃了晃,往后退了几步,扶住墙才堪堪站住:“他们,去世了?”

   “是啊,可惜了,他家当家的好像生了什么病先不在了,老阿姨茶饭不思,后来也随着去了。”那人一字一句地说,“村里人看他们可怜,便集资办了个简单的葬礼,对了,老阿姨临死前不让村里人告诉她儿子,还给了我个号码,托我每天给她儿子发消息,怕她儿子担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艰难地问:“他们现在在哪?我想去看看他们!”

   “那好,走吧!”那人点了点头。跟着她来到一片荒地上,有两堆黄土,他知道那是他的爸妈,他一步一步走过去,跪在黄土前,放声大哭,那人看不下去便叹着气走了。

   他跪在黄土前,哭了不知多久,他勉强止住眼泪,拂去黄土上的落叶,哽咽着和他的父母说着话,讲着小时候的事。他说:“爸、妈,今天过年,我总算是回了家,本想着终于能见着你们了,却没想到是这样……”说着说着又大哭了起来。

   他在哭什么?在哭他终于见到爸妈?在哭他这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在哭他平步青云有什么意义?在哭爸妈抚养他一辈子却是这个结果?还是在哭他未让爸妈安享天伦之乐?

   活着的时候不珍惜,为了事业弃了父母,人去了却想起从未尽过孝道,何其悲哀!何其悲凉!

   老天终究是公平的,给了他想要的权力和地位,却带走了父母。

  他泪眼婆娑,依稀中看见油菜花旁一个年轻的妈妈牵着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去上学……

  编辑:铜川王益王家河派出所

  周春辉2018-05-01

police.news.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police.news.sohu.com/20180501/n536340545.shtml report 6743 小荷才露尖尖角,荣获一等奖的散文《守望》守望作者:吕璐(初一学生)(该散文在“新人杯”第21届全国中小学校园文学大赛中荣获一等奖)一面是华灯璀璨,车水马龙的繁华
搜狐警法

搜狐警法

搜狐网警法频道官方自媒体

北京110

北京110

北京市公安局勤务指挥部110报警服务台

警界

警界

警界资讯,警营风采,警花警草,酸甜苦辣。

警法小记

警法小记

专注警法事件,客观,理性地解读警法新闻。

长安剑

长安剑

长安论剑,习武修文。安邦护民,德成郅治。庙堂江湖,共梦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