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从检察院起诉意见书看于欢持刀捅人上诉案的变化

滔滔雄辩 阅读(0) 评论()

  文/滕言平

  被告人于欢故意伤害上诉一案已于2017年5月27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之前,笔者曾于2017年4月2日在《分析与思考:于欢持刀捅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一文中,根据在案证据分析,提出该案二审中查明在2016年4月14日22时17分至21分“从警察离开事发现场、到于欢持刀捅人”的4分钟内事发现场发生所发生的客观事实,是该案二审中认定于欢持刀捅人行为是否具有防卫性质、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判定于欢应当承担多大责任的依据。根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上诉案件出庭检察员意见书(以下简称“《出庭检察员意见书》”)内容分析,与一审相比,该案二审内容出现了以下变化。

  一、该案二审变化的内容

  变化一、于欢持刀捅人原因——由“双方发生冲突”引发变为“被害人不法侵害”所致。

  一审中,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4月14日22时许,杜志浩、郭彦刚、程学贺、严建军等人于被告人于欢仔公司办公楼一楼接待室内发生冲突,被告人于欢持尖刀将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捅伤,致杜志浩失血性休克死亡,严建军、郭彦刚重伤二级,程学贺轻伤二级。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的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致一名被害人死亡、二名被害人重伤、一名被害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成立。

  二审中,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在《出庭检察员意见书》中认为:……3、从防卫时间看,于欢的行为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实施的。……本案中,处警民警离开接待室是案件的转折点。民警处警本应使事态缓和,不法侵害得到有效制止。但在案证据证实,杜志浩一方对于欢的不法侵害行为,没有因为民警出警被控制和停止,相反又进一步升级。在苏银霞、于欢急于随民警离开接待室时,杜志浩一方为不让于欢离开,对于欢又实施了勒脖子、按肩膀等强制行为,并将于欢强制推搡到接待室的东南角,使于欢处于更加孤立无援的状态。

  变化二、于欢持刀捅人性质——由“不存在正当防卫”变为“防卫过当”

  一审中,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于欢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虽然当时其人身自由权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辱骂和侮辱,但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和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利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所以于欢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辩护人认为于欢系防卫过当以此要求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二审中,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在《出庭检察员意见书》中认为:1、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2、从防卫起因看,本案存在持续性、复合性、严重性的现实不法侵害。3、从防卫时间看,于欢的行为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实施的。4、从防卫对象看,于欢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的反击。5、从防卫结果看,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综合以上五点,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二、变化后,于欢持刀捅人致一死三伤行为是否承担刑事责任

  于欢持刀捅人致一死三伤是否承担责任,取决于欢持刀捅人行为是构成防卫过当还是特殊防卫。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关于防卫过当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第三款关于特殊防卫的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从适用法条上看,特殊防卫是以可以杀死不法侵害人为代价的,因此,特殊防卫所要保护的也必须是相等的公民的重大法益。只有他人的生命安全、重大的健康安全、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才可以视为相等的重大的法益。因此,构成特殊防卫须符合以下条件:1、必须是正在进行的暴力犯罪行为。2、该暴力行为严重危及人身安全。因此,该案二审中,法院将重点查明在2016年4月14日22时17分至21分“从警察离开事发现场、到于欢持刀捅人”的4分钟内,被害人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是否“正在对于欢(或其母苏银霞)实施暴力犯罪行为”,以及该暴力犯罪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危及于欢(或其母苏银霞)的重大人身安全”。具体讲,法院将重点查明当民警离开事发现场、而苏银霞、于欢急于随民警离开接待室时,杜志浩一方为不让于欢离开,对于欢实施了勒脖子、按肩膀等强制行为,并将于欢强制推搡到接待室的东南角之后,在于欢拿刀朝杜志浩等人挥舞并大喊“别过来”,以图阻止被害人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不法侵害时,是否存在被害人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持有足以严重危及他人重大人身安全的凶器、或采取其他方式意欲进一步加害于欢(或其母),使于欢(或其母)重大人身安全处于现实的、急迫的、严重的危险情形,若存在该情形,于欢持刀捅人属于特殊防卫,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不负刑事责任;反之,于欢持刀捅人行为属于防卫过当,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文中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合纵律师事务所律师撰稿,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欢迎关注滔滔雄辩微信订阅号:滔滔雄辩(taotaoxiongbian)获取免费法律咨询。[微信里搜索“滔滔雄辩”或“taotaoxiongbian”即可关注获取免费法律帮助]

police.news.sohu.com true 滔滔雄辩 http://police.news.sohu.com/20170602/n495391160.shtml report 2362 文/滕言平被告人于欢故意伤害上诉一案已于2017年5月27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之前,笔者曾于2017年4月2日在《分析与思考:于欢持刀捅人是否构成正
搜狐警法

搜狐警法

搜狐网警法频道官方自媒体

北京110

北京110

北京市公安局勤务指挥部110报警服务台

警界

警界

警界资讯,警营风采,警花警草,酸甜苦辣。

警法小记

警法小记

专注警法事件,客观,理性地解读警法新闻。

长安剑

长安剑

长安论剑,习武修文。安邦护民,德成郅治。庙堂江湖,共梦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