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一个失去警察父亲的女儿:“他做了他该做的”

龙警 阅读(0) 评论()

  姚瑶23岁的时候,她的爸爸姚欣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当时他正在整理辖区的户籍档案。姚欣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新春派出所的一名基层民警,那天是2015年的大年初六,也是“新春”。姚欣早上出门时跟瑶瑶说:“我去上班了,我把你送到你姨家,等爸爸下班就去接你。”可瑶瑶等来的却是一通爸爸正在接受抢救的电话。

  瑶瑶对医院很熟悉,因为从瑶瑶记事起母亲就一直卧病在床,常到医院做检查,直到15岁时,母亲病重去世。没想到隔了八年,又回到医院。这次爸爸也走了,剩下她一个人。

  细算算,这么多年瑶瑶和爸爸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她很难想起童年时期爸爸陪她做过什么。一家人出去旅游?没有。过个难忘的生日?也没有。一方面是因为妈妈的病,一方面是爸爸实在太忙。

  在瑶瑶的印象里,警察这个职业的性质就是忙碌和危险。可是他忙些什么呢?瑶瑶想不明白。她只记得睡觉的时候他还没回家,醒来的时候他就走了;她只记得她有限的几次看到爸爸穿警服的样子,是她和妈妈去派出所给爸爸送饭吃;她只记得每次爸爸出差押解犯人,她和妈妈都很担心,会时不时地给爸爸打电话,一旦没人接听,家里的气氛就会异常紧张。

  瑶瑶在爸爸管辖的社区里长大,她从小觉得神奇的是,爸爸认识街区里的好多人,每次在路上走总要和很多人打招呼。的确,姚欣在基层派出所工作“傲人”的基本功就是对辖区100%的人口熟悉率,他凭借这门“百家熟”的本领,曾为业务部门侦查破案提供了很多线索。

  自1985年参加公安工作到2015年,姚欣共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80余名,其中逃犯30余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60余起,特别是在其查处的300余起治安案件中,没有一个当事人上访。参加公安工作三十年来,姚欣先后荣获三次市局嘉奖,2002、2003年度市局先进个人,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姚欣的奖章和奖杯一直整齐地摆在瑶瑶的钢琴上。他用微薄的收入支持瑶瑶学钢琴十几年,瑶瑶上大学时选择继续深造,现在已经是一名钢琴教师了。

  长大后我想成为你

  瑶瑶小时候觉得戴着警帽很神气,可是这个“神气”的爸爸看起来却有点儿“可怕”。姚欣长得黑,话很少,目光如炬,小瑶瑶一看到他就想躲开。

  “怎么总是急匆匆的?怎么没时间陪我?怎么不去开家长会?”爸爸不说,瑶瑶也不问。这让父女俩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变得困难。

  爸爸从没对瑶瑶讲过工作上的事,但是爸爸经常强调一句话,瑶瑶记得很清楚。他说:“你以后做什么我不管,但是千万别犯法。”

  瑶瑶现在想,或许爸爸是在用这种“闭口不谈”的方式保护她,毕竟,警察的大部分工作是接触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不说,可能是与当时年幼的女儿最好的沟通方式。

  母亲去世后,父女俩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爸爸的话还是很少,常常欲言又止。可瑶瑶觉得这种无言的陪伴和理解,就是父女俩最好的沟通方式。“不是所有的沟通都需要用说话来表达的。现在这世上再没有人能以同样的方式和我交流了。”瑶瑶说。

  瑶瑶上大学课程紧,还要做家教赚钱,不经常回家,家里剩下爸爸一个人。“你在学校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可以和我聊啊。你要觉得见面说不方便,就给我发短信。”姚欣给女儿发的短信里这样写道。姚欣意识到女儿长大了,少言寡语的他在努力地表达他对女儿笨拙的关心和爱护。

  瑶瑶有一次放假回家碰到爸爸在喝茶,爸爸邀请她一起,但她当时拒绝了。到现在,瑶瑶一直后悔这件事:没能好好陪爸爸喝一次茶。

  瑶瑶家的落地窗前摆着一整套茶具。靠墙放着的木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小茶壶和不知道爸爸从哪出差带回来的纪念品。姚欣走了以后,木架上的东西瑶瑶一丝一毫都没挪动过。

  姚欣喜欢喝茶,喜欢一个人坐着,一个人想事情。瑶瑶猜,爸爸除了想工作上的事,就是想她,“因为他的生活只有这么两件事了”。

  如今,瑶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关着灯,坐在爸爸过去常坐的位置,看着爸爸看过的街景喝茶。“他在想些什么呢?”瑶瑶最开始想。两年后的今天,瑶瑶觉得她能理解姚欣了,理解他的工作,理解他的生活,理解他对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

  认识姚欣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外号叫“姚老倔”,他非常坚持并坚定自己的想法,别人很难改变。不容易被外界干扰,更不会被犯罪分子摆布——这对他从事警察职业来说是难得的优点。而这个“优点”在瑶瑶身上体现得愈发明显:说话果断,做事自己拿主意。

  瑶瑶有着和姚欣一样的性格,培养了和姚欣一样的习惯,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就是姚欣。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瑶瑶准备入警。

  她想体验爸爸的工作,想用这种方式贴近他、理解他,她想知道警察这份工作到底有多忙、多危险。姚欣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瑶瑶想完成爸爸未完成的工作。她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和爸爸一样的人,努力理解和践行爸爸作为警察的职责和使命。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今年除夕是瑶瑶一个人在家过的,我问她怎么没去亲戚那呢,她说:“因为这儿才是家呀。”

  除夕夜,民警曲玉权牺牲。报道称,哈尔滨市公安局太平庄派出所辖区某量版式KTV中有人斗殴,接警后,民警曲玉权、李振东迅速赶到现场,在依法处警的过程中遭到犯罪嫌疑人袭击,曲玉泉受伤被送到医院,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8岁。在满是晒年夜饭的微博和朋友圈里,这则新闻受到广泛关注,铺天盖地地传播开。当瑶瑶得知这件事时无比气愤,她对曲玉权家人的痛苦感同身受。

  每当瑶瑶听到关于警察殉职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家人该怎么办”。瑶瑶不断通过网络、微信和常联系的几位警察了解详细情况。当哈尔滨警方公布了关于民警曲玉权遇袭牺牲的情况通报时,瑶瑶马上将通报发到朋友圈,并号召大家帮忙转发。

  公安部曾经公布过一组数据:2012年以来,因公牺牲民警2105人、受伤民警22977人。仅2016年,因公牺牲民警362人,负伤4913人。这就意味着仅2016年就有362个警察家庭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

  而瑶瑶只是其中之一。

  清明节前几天,瑶瑶到黑龙江省公安英烈公墓祭奠父亲。空旷的二龙湖畔风很大,摆放在台阶上的花篮总也立不住。这是瑶瑶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去年九月参加市局组织的活动。当在刻满英烈名字的墓碑上看到自己父亲的名字时,瑶瑶这才觉得,爸爸是个真正的英雄。

  杨文峰、陈首杰、艾宏宇……仅仅时隔两年,姚欣的名字后面又刻上了27个英烈的名字。瑶瑶看着这些名字想:“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可能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因为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了。”

  

  爸爸离开之后,瑶瑶接触了很多警察,包括爸爸的同事和兄弟,瑶瑶这才对警察的工作状态有所了解。瑶瑶突然意识到,新闻里常说的基层警察“默默无闻”“甘心付出”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而警察群体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忙碌且危险,不只有爸爸一个人这样。

  姚欣走后,瑶瑶悄悄留下了他全套的警服。“我现在在街上看到穿制服的警察就想给他拍下来。”这是瑶瑶作为公安英模子女的“制服情结”,她说,“因为……他们和我爸爸是一样的。”

  现在,瑶瑶懂得了爸爸的付出。“他做了他该做的,既然选择了,就要负责任。只有警察负责任地工作,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她说,“不管我的爸爸是不是警察,我都希望无论遇到任何困难,能时刻找到警察帮助我;我都希望警察能尽职尽责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而我爸爸做到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希望他做到的那样。”

  1月8日,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郭声琨在黑龙江调研期间看望慰问了牺牲民警家属。这其中包括瑶瑶。瑶瑶记得郭声琨部长告诉她不要过度悲伤,既然准备入警,就努力把姚欣未竟的事业继承下去。

  瑶瑶感谢这些年哈尔滨市公安局和南岗分局对她的帮助和照顾。“别总像你爸那么倔,没事儿多往亲戚家走动走动。”爸爸的同事们拿她当半个女儿,逢年过节打电话问她生活上有没有问题,有事儿就和叔叔们联系。

  爸爸走后,瑶瑶开始独自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决定,一个人处理生活中的一切琐事。好在瑶瑶足够坚强,她希望爸爸妈妈相信她能照顾好自己,希望他们能看到她过得很好。

  去公安英烈公墓的前几天,瑶瑶在朋友圈发了张自拍,样子看起来有点儿疲惫。配文写着,愿你没有软肋,也不需要铠甲。

police.news.sohu.com true 龙警 http://police.news.sohu.com/20170405/n486569527.shtml report 5229 姚瑶23岁的时候,她的爸爸姚欣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当时他正在整理辖区的户籍档案。姚欣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新春派出所的一名基层民警,那天是2015年
搜狐警法

搜狐警法

搜狐网警法频道官方自媒体

北京110

北京110

北京市公安局勤务指挥部110报警服务台

警界

警界

警界资讯,警营风采,警花警草,酸甜苦辣。

警法小记

警法小记

专注警法事件,客观,理性地解读警法新闻。

长安剑

长安剑

长安论剑,习武修文。安邦护民,德成郅治。庙堂江湖,共梦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