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交换生被害谜案——万圣节血案

  万圣节血案

  2007 年 11 月 1 日,意大利中部小 城佩鲁贾整座城市都喧闹着、拥挤着, 因为这天是意大利的万圣节,大街小 巷里和格里马纳广场上挤满了戴着面 具和假发、打扮成各种鬼怪与干尸的 学生。

  这座城市里有一所佩鲁贾大学, 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对年 轻的人们来说,这是个疯狂的聚会之 夜,他们挤在酒吧里和广场上围坐在 一起,彻夜狂欢,却不知在城边一个 半山坡的二层公寓里,悲剧已悄然而 至。

  第二天是星期五,也是当地的亡 灵节,整个城市开始沉浸在一片安静 的气氛当中。这天中午,罗曼妮· 菲 洛梅娜接到来自美国的室友阿曼 达· 诺克斯的电话,说:“你房间的窗 户被敲碎了,房间里乱成了一片,家 里可能遇见盗贼了。”菲洛梅娜和几名 朋友连忙返回了公寓,发现前门敞开 着,浴室里还有血迹。诺克斯报了警, 随后她们给室友梅瑞迪思· 克尔彻打 电话,但手机无法接通。此时,菲洛 梅娜发现克尔彻的房门反锁着,她平 时是不会反锁房门的。下午 1 点 15 分, 菲洛梅娜的朋友撞开了克尔彻的房门。

  众人被眼前的恐怖景象惊呆了。 在逼仄的房间里,地上乱成一片,牛 仔裤、外套、女性内衣被随意弃置在 地板上,窗户被打破,墙壁上和地上 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 血腥味,克尔彻半裸着躺在地上,身 上盖着羽绒被。

  警 察 随 即 封 锁 现 场, 法 医 卢 卡· 拉里的初步检查发现,克尔彻的 身上共有 47 处刀伤(其中有多处抵抗 伤),颈部有三处刀伤,同时还有被勒 颈的迹象。这些淤痕表明,其死前曾被人掐住脖子,试图令其窒息。克尔 彻的尸体还显示她死亡前曾遭到多次 钝器的击打,并遭到了性侵犯,而凶 手的手法极其残忍,用利刃娴熟地割 开她的喉咙却又没有破坏动脉,克尔 彻的死可能并非一刀致命。

  最终,法医拉里的验尸报告指出, 克尔彻的死亡时间是 11 月 1 日晚上 9 点至次日凌晨 4 点之间,她经历了一 个痛苦而缓慢的死亡过程,在恐惧和 无助中,一点一点地失血而死。

  谁是嫌疑人

  死者是来自英国的交换生梅瑞迪 思· 克尔彻,年仅 21 岁,来佩鲁贾大 学之前,她是利兹大学欧洲学三年级 的学生。在亲人眼中,她非常有爱心, 乐 于 助 人, 勤 奋 好 学; 在 朋 友 眼 中, 她聪明开朗,心胸宽广,深得同学的 喜爱。她在 2007 年 9 月份刚刚从英国 来到佩鲁贾大学学习欧洲政治和意大 利语,在此期间,她交了一位意大利 男友名叫西勒尼兹· 吉阿科莫,他们 一同租住在这栋山坡上的别墅公寓当 中,除了他们两人,公寓中还租住着 三名男生和三名女生,其中就有来自 美国的交换生,20 岁的阿曼达·诺克斯。

  诺 克 斯 与 克 尔 彻 一 样, 也 是 在 2007 年 9 月作为交换生来到佩鲁贾大 学,进行为期一年的意大利语学习。 她们都找到了这间半山坡的二层公寓, 成为了室友。

  诺克斯天生丽质,在同学们眼中, 她是学校出名的交际高手。性格开放 的她常常活跃于各种聚会和派对。一 名舍友回忆说,当她们在路上遇见陌生男子搭讪时,诺克斯总是用“魅惑 的眼神”回应。由于诺克斯处事浮夸, 为人圆滑,同学们常常称她“狐狸般 的诺克斯”。

  刚到大学不久,诺克斯和克尔彻 一起参加了一场音乐会。克尔彻因为 第二天的考试,中途离开了音乐会, 一名英俊的意大利男生坐到了克尔彻 的位置上,他名叫拉法埃莱·索莱西 托。这次短暂的邂逅让诺克斯和索莱 西托一见钟情并坠入爱河。第二天, 诺克斯便告诉朋友自己“找到一名哈 利· 波特式的男友”。索莱西托就读 于计算机专业,外表斯文,容貌俊俏, 二人被公认为“金童玉女”。但诺克斯 或许没有意识到,她的生活将因为索 莱西托而改变。

  万圣节那天傍晚,克尔彻与朋友 聚会后感到有点疲惫,便一个人回到 公寓房间。在案发当晚,她的男友吉 阿科莫以及公寓中的其他三名男生都 不在学校,他们分别去了波尔图和博 罗尼亚等地。女舍友罗曼妮和劳拉也 分别有不在场证据。诺克斯说当天晚 上她在男友索莱西托的公寓过夜,直 到第二天中午才一起回到自己的公寓。

  公寓门口的监控录像则显示,在 克尔彻被害当天的确没有人出入,公 寓周围的环境也没有外来破坏的痕迹,克尔彻的室友们指出,她虽然人缘很 好但却很传统,一般只允许男友在自 己的房间中逗留,这样的情况令佩鲁 贾警方一度陷入了破案的困境。

  不过,一名经验老到的办案人员 发现,与克尔彻最要好的室友诺克斯 与她的男友索莱西托在看到破门而入 的武装警察时居然惊呼“邮政人员来 了”,神情显得极为夸张做作,这引起 了警方的怀疑。

  于是几天后,诺克斯和索莱西托被带到警察局进行询问。

  调查与审讯

  11 月 5 日,意大利警察扣押了诺 克斯和索莱西托进行协助调查,根据 二人的口供,他们在案发当天的下午 1 点最后一次见过克尔彻,之后诺克斯 便到男友住处一直待到第二天上午 11 点才返回。

  就在警方紧密调查的同时,克尔 彻的父亲也从英国赶到佩鲁贾,他向 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女儿曾 多次在电话中向父亲抱怨,自己最要 好的朋友诺克斯喜欢带自己的男友回 宿舍,并且经常用暧昧的话语挑逗她。

  这个线索更加坚定了警方的猜测, 他们不再将搜索范围局限于案发现场, 而是在宿舍周围数公里内进行了一次 大规模的排查。

  终于,一个有力的证 据浮出了水面:在当晚离案发公寓一 公里外的一个停车场的录像中出现了 三个人的身影,其中两个赫然是声称 在男友家从未出门的诺克斯和她的男 友索莱西托!当这段录像在诺克斯面 前播放时,诺克斯先是说案发当晚她和男友索莱西托确实一起在自己的公 寓,两人吸食了大麻,并在电脑上看 了会儿电影,但没有见到克尔彻。但 经过电脑专家鉴定,诺克斯说了谎, 因为电脑根本没有打开过。

  接着,诺克斯在随后的口供中承 认,自己案发当晚在公寓里目睹自己 同克尔彻打工的酒吧老板卢蒙巴和克 尔彻一起进入了房间,不久后便听到 克尔彻的尖叫声。11 月 6 日,警察逮 捕了卢蒙巴。卢蒙巴在监狱里蹲了两 个礼拜后,一名瑞士商人看到媒体报 道,主动前往警局为他作证,因为当 晚他一直和卢蒙巴在他的酒吧喝酒聊 天。 卢 蒙 巴 立 即 被 无 罪 释 放, 随 后, 他起诉了诺克斯的诽谤行为并胜诉。

  12 月,警方在案发公寓中发现了 一把经漂白水洗过的刀。经过检测, 警方在刀柄上发现了诺克斯的 DNA, 而刀刃上则检测出了克尔彻的 DNA。 案发 47 天后,警方还在公寓内找到一 枚克尔彻胸罩上的搭扣,钩子上也发 现了诺克斯和索莱西托的 DNA。同时, 警方根据被害人克尔彻阴道内检测到 的 DNA 样本,从资料库中确定了另一 名嫌疑人:来自科特迪瓦的鲁迪·盖 德。案发后,盖德立刻逃离意大利前 往德国,但因为在德国坐火车时逃票 被捕,并迅速被引渡回意大利受审。

  诺克斯和男友的嫌疑迅速上升, 实际上在搜证过程之前,二人就已经 于 11 月 6 日被逮捕。在警方持续的审 讯下,诺克斯签下了供认书,她的男 友索莱西托喜欢追求刺激,喜欢多人 的性游戏,深爱着索莱西托的诺克斯 无法拒绝男友的变态要求,最终也与 索莱西托沉迷其中。来女友公寓探望 的索莱西托一眼就看上了克尔彻,并 开始与诺克斯共同计划引克尔彻上钩。 但生性单纯的克尔彻委婉地拒绝了索 莱西托的引诱,这使他勃然大怒。于 是,索莱西托找来有同样爱好的盖德, 制订了一个迷奸克尔彻的计划。

  11 月 22 日,诺克斯书写的供述被 CNN 等媒体刊发出来,但诺克斯随即 迅速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自己所作 供述是在自己极度紧张、压抑,并被 警方恐吓的情况下作出的。

  判决靠物证

  2008 年 7 月 11 日,意大利当地检 察官正式起诉了诺克斯、索莱西托和 盖德三人,罪名是谋杀梅瑞迪斯· 克 尔彻。检控官朱利亚诺向法官描述了 案件全过程。2007 年 11 月 1 日晚,诺 克斯邀请男友索莱西托及另一名性伴 侣盖德前往自己的公寓。当发现公寓 里其余六名舍友不在时,吸食过大麻 的诺克斯主动邀请克尔彻加入他们的 “疯狂宴会”,保守的克尔彻拒绝了诺 克斯荒唐的性要求。恼羞成怒的诺克 斯伙同另外两名男性冲进克尔彻的房 间。根据对房间血迹和克尔彻身上伤 痕的分析,当时索莱西托从背后扣住 了克尔彻的双手,盖德用手掐住她的 脖子,并将其强奸。然而,疯狂的诺 克斯在大麻的作用下,神经变得非常 兴奋,粗暴地将挣扎中的克尔彻割喉 杀害。随后他们特意将房间弄乱,并 盗走一些财物,伪造成劫杀案。三人 逃走前,用被子盖住克尔彻,任凭她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痛苦中流血致死。

  旷日持久的官司正式开始,英国 和美国的媒体也开始就诺克斯是否有 罪打起了口水仗。原因很简单:诺克 斯恰好是美国公民,而被害者克尔彻 是英国公民。由于诺克斯相貌出众, 所以她被冠以“天使面孔杀手”的大 名。

  同年 8 月 28 日,盖德被快速审判, 获刑 30 年。而对诺克斯和索莱西托的 正式审判,拖到了次年的 1 月 16 日才 开庭。诺克斯重复了对自己的供词的 辩解,并声称,审讯时警察对她进行 辱骂,还用她的头撞墙,她才稀里糊 涂地说了那些话。意大利警方当然不 认账,但这一来,口供的可信程度大打折扣,就要看物证了。

  在第一次审判中,本案中的物证 可以说是相当“充分”的,检方在法 庭中共出示了五样关键物证。

  意大利检方出示了一把在被害人 房间里找到的刀具,并声称在刀把上 检测到了诺克斯的 DNA,而刀刃上有 被害人克尔彻的 DNA。

  检方出示的第二项证据是一个被 害人文胸上的搭扣。这个搭扣是在被 害人房间找到的,而且也被证明是从 被害人克尔彻身上所穿的内衣上撕下 来的,而这个搭扣上有诺克斯的 DNA。

  该足印是在浴室门口的一块防滑 垫上发现的,检方认为这与索莱西托 的足印一致,也证明他曾经在案发时 到过现场。

  第 5 号物证是现场发现的另一枚 带血鞋印。该鞋印是在被害人克尔彻 的房间里提取到的,检方认为这属于 索莱西托。

  2009 年 12 月 4 日,经过 11 个月 的仔细审理后,佩鲁贾法庭宣布,通 过 14 个小时的商议,法官认定诺克斯 和男友索莱西托盗窃、强奸及谋杀罪 名成立,分别被判入狱 26 年和 25 年, 并向受害人家庭赔偿 440 万欧元。

  听到宣判结果的诺克斯倒在辩护 律师的怀里痛哭流涕。其男友索莱西 托则面无表情,麻木地看着自己的家 人。

  随后,诺克斯上诉。庭审中,检 察官要求维持诺克斯有罪的判决,并 判处诺克斯六个月的日间单独监禁。

  同时要求法官将索莱西托原本 25 年的 徒刑,延长为无期徒刑,外加两个月 的单独监禁。此时的诺克斯面无表情, 一动也不动地坐着,仿佛已做好了心 理准备来面对自己的狱中生活。

  人生反转剧

  这 件 充 斥 着 美 女、 暴 力、 血 腥、 性和毒品等诸多元素的案件,从一开 始就引起了意、美、英等国媒体的关 注。2008 年,诺克斯被意大利民众票 选为“年度人物”,甚至超过了出生于 意大利的法国总统夫人布吕尼。然而 人们没能预测即将发生在诺克斯身上 的戏剧性变化。

  诺克斯的家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 称,他们接到了华盛顿政府官员声称 “是时候介入”的电邮,但并未透露相 关官员资料及介入方式。同时,来自 美国的 19 名法医物证专家对检方提出 的证据进行了重新审视,认为这些证 据完全站不住脚,并向法官写信要求 重审。2010 年 4 月,诺克斯和索莱西 托向意大利法庭提出上诉。

  2010 年 12 月 18 日,意大利上诉 法庭开庭受理诺克斯和索莱西托的上 诉。法官克劳迪奥· 赫尔曼表示,这 宗 谋 杀 案 案 情 复 杂, 存 在“ 合 理 怀 疑”,应该重新进行证物鉴定。

  2011 年 1 月,法庭指派了另外两 位来自罗马第一大学的法证学专家, 对物证重新进行了鉴定。

  1 号物证:DNA 含量过低,无法确 定。对于检方提供的凶器,辩方认为 刀刃与被害人身上的伤口并不完全吻 合,刀刃上遗留的疑似血迹的样本量 太小,无法确定 DNA 来自于死者克尔 彻。而刀原本属于诺克斯做饭时使用 的工具,刀柄上出现她的 DNA 很正常。

  2 号物证:胸罩被污染。辩方认为 这个胸罩搭扣是在案发后六周才在现 场被发现的。期间难免会让这个搭扣 沾染上其他的 DNA。

  3 号及 5 号物证:鉴定错误。法证 专家弗朗西斯科· 芬奇认为,那两个 血足印纯属鉴定错误,它们并不属于 第二被告索莱西托,反而与另一名被 告盖德才是匹配的。最突出的理由是, 索莱西托的一个脚趾属于畸形的锤状 趾,而这一点并没有在足印上体现出 来。

  4 号物证:取证不规范。在法庭 上,辩方专家证人现场模拟了破窗过 程,由于窗户被打破的方向不同,破 碎的方向也就不同。

  而就本案来说, 辩方认为这是盖德从外面打破的,而 不是诺克斯从内部打破的。 另外,辩方指出,意大利的鉴证 人员在现场搜集证据时前前后后犯了 50 多个错误,没有遵循“收集和分析 DNA 证据的国际标准”,这些所谓的证 据很可能是被现场环境污染所造成的。

  基于如上理由,两位法证专家郑 重向法庭建议,上述证据的效力在本 案中应该不被承认。

  除此之外,辩方认为意大利警方 在逮捕诺克斯的时候没有向她告知自 己的权利,并且在审讯中使用了剥夺 睡眠、胁迫等逼供手段。

  这一系列的辩护,顿时使得审判 的局面迅速扭转。2011 年 10 月 3 日, 在意大利佩鲁贾地方法院,经由陪审 团聆讯后,法庭宣布检方所指控的阿 曼达· 诺克斯的谋杀及其他罪名均不 成立,诺克斯被当庭释放。此时,距 诺克斯被拘捕已经过了四年时间。

  《等待倾听》的诺克斯

  10 月 4 日,诺克斯返回家乡西雅 图,在机场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她的 律师宣称她完全无罪,并且强调她与 被害人之前的友谊。四年的牢狱之灾, 让这个曾经年轻、貌美的女孩儿倦容 满面,连那双曾经幽蓝的眼睛也变得 空洞无神。她声泪俱下地说:“谋杀、 暴力、性变态和漠视生命,那都不是 我,我没有盗窃、强奸,更没有杀人, 我不应该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剥夺生 活和未来。”

  性、 巫 婆、 女 恶 魔, 狐 狸 一 样, 这些都是美国、英国和意大利的主流 媒体头条在播报诺克斯案时使用的热 词。而数年后,诺克斯人生出现戏剧 性的翻盘,令各国媒体又掀起了一轮 议论的狂潮。

  美国媒体报道称:“天使应该回到 自己的家。”《纽约时报》认为,诺克 斯沉冤昭雪,是对意大利的一场羞辱: 警察业余,法官缺乏抵抗力,司法脆 弱;英国《卫报》质疑意大利法庭几 乎从未传达明确的结论,给案件留下 太多想象和探索的空间;意大利《新 闻报》认为新判决无异于一剂苦药, 值得意大利司法系统反思。

  在 各 路 媒 体 的 纷 争 中, 阿 曼 达· 诺克斯撰写了自己的回忆录,从 计划留学意大利开始写起,整本书详 细记录了她在意大利的生活、学习情 况,特别重点回顾了案件的整个过程。 英 文 版 于 2013 年 4 月 出 版, 书 名 为 《Waiting to Be Heard: A Memoir》。中文 版书名是《等待倾听——阿曼达·诺克 斯回忆录》。

  按照这本书的描述,阿曼达·诺 克斯,一位普通的美国女孩,2007 年 怀揣着梦想来到意大利佩鲁贾开始了 她的留学生活。充满憧憬的她探索着 新鲜的生活和新鲜的自己,包括一些 恋爱和一夜情。但几个月后,室友被 残忍杀害,自己成为主要的嫌疑人, 她的人生被彻底打乱。她诬告自己的 老板是因为遭遇了警方和检控官“车 轮战”式的审问,对她造成巨大精神 压力,被迫作出的错误指认。她只学 习了两个月的意大利语,在没有翻译 人员、没有律师的情况下,面对警方 拒绝提供食物和水,用威胁的口吻对 她进行了长达 14 个小时的审问,筋疲 力尽的她不得不用意大利文签署供词。 审问中,警方还对诺克斯进行了身体 检查,“错误”地告知她患有艾滋病, 要求她将自己的性伴侣一一列出。检 控官根据这条错误的检测报告,强调 她的杀人动机是靡乱的性生活,媒体 也开始大肆报道她的私生活。漫长的 审判过程让她不堪重负,一次次的开 庭审理折磨着这个 20 多岁女孩年轻的 心,她在亲人和朋友的信任和支持下 度过了狱中的生活。

  这本回忆录站在当事人诺克斯的 视角,叙述了整个事件的完整经过, 分析事件的前因后果,与之前媒体的 报道大相径庭,一经出版便在全世界 引起了巨大反响,诺克斯再次成为全 球瞩目的人物。

  真相是什么

  这段疑案并未到此结束。意大利 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称对无罪判决非常 失望,并将继续开展调查并上诉至意 大利最高法庭。而被害人克尔彻的家 人也表示要找到真正的凶手。

  2013 年 3 月,最高法院推翻上诉 法院二审无罪的判决,决定将案件发 回重申。按照意美两国法律,意大利 无法强迫诺克斯到庭受审,只能在判 决有罪后要求引渡。

  2014 年 1 月,上诉法院作出第二 次判决,诺克斯谋杀罪成立,判处其 28 年 6 个月监禁。辩方不出意料地再 次上诉。

  直到 2015 年 3 月 27 日,意大利 最高法院宣布了美国留学生阿曼达·诺 克斯涉嫌杀害室友梅瑞迪思·克尔彻 案的终审判决,嫌疑人诺克斯被宣布 无罪。这桩历时八年的离奇案件终于 尘埃落定。

  意大利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为此 案画上了句号,人们的质疑却没有消 失。在近八年的审理过程中,人们关 注的焦点从事件本身转移到不断推翻 自己判决的意大利司法体系,甚至有 人怀疑,意、美、英三国关系影响到 了该案的司法公正。

  死者克尔彻的家人对如此确定的 结果被如此彻底地推翻表示震惊,但 表示会尊重法庭的裁决,同时不会停 止搜寻真相。然而整个案件的中心早 已不是受害人克尔彻,而是头号嫌疑 人诺克斯。

  从案件开始直到现在,大部分媒 体上展示的信息多是将诺克斯当作凶 手进行描述,案件曾疑点重重也曾言 之凿凿,对意大利司法的漏洞和美国 阴谋论至今都有人在争论,诺克斯的 《等待倾听》则展示了事件的另一个侧 面和当事人的心声。也许,我们不能 评判什么,事情的真相仍然是一个谜。 如果诺克斯不是凶手,谁来为这个姑 娘八年的遭遇负责?如果诺克斯凭借 美国的强大逃脱了所犯的罪行,表现 出如此的冷漠与冷静,又是多么令人 不寒而栗!

  这个案件也让人意识到,在工作 中克服成见与偏见,承受舆论与权威 的压力,客观而严格地遵守工作程序, 是执法人员应该恪守的崇高职责。

police.news.sohu.com true 现代世界警察杂志 http://police.news.sohu.com/20170317/n483644937.shtml report 10048 万圣节血案2007年11月1日,意大利中部小城佩鲁贾整座城市都喧闹着、拥挤着,因为这天是意大利的万圣节,大街小巷里和格里马纳广场上挤满了戴着面具和假发、打扮成各
搜狐警法

搜狐警法

搜狐网警法频道官方自媒体

北京110

北京110

北京市公安局勤务指挥部110报警服务台

警界

警界

警界资讯,警营风采,警花警草,酸甜苦辣。

警法小记

警法小记

专注警法事件,客观,理性地解读警法新闻。

长安剑

长安剑

长安论剑,习武修文。安邦护民,德成郅治。庙堂江湖,共梦太平。